更衣室途中摔伤是否算工伤?
发布时间:2018-07-25来源:智慧青岛

案情简介:

某纺织有限公司职工叶某从事纺织工作,2009年2月5日17时30分,下班后与工友一同到更衣室换衣服,在去更衣室的途中,叶某不慎摔伤右臂。

事后叶某向纺织公司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纺织公司不承认叶某是工伤。叶某认为自己受伤应认定为工伤,便向当地工伤认定机构提出申请,要求认定为工伤。

当地工伤认定机构受理叶某工伤认定申请后,经调查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认定叶某为工伤。纺织公司不服该工伤认定决定,经行政复议、一审、二审,最终法院判定为工伤。

争议焦点:

本案的主要分岐是不在工作时间内,而下班后去更衣室的途中因个人过失行为而致受伤是否认定工伤的问题。

一方认为叶某工作结束后在去更衣室换衣服,虽然属于收尾性工作,但因个人过失行为所致,超出了工作范畴,因而不应该认定为工伤。

另一方认为叶某的伤害事故发生于从事收尾性工作时,虽然个人过失行为所致,应当认定叶某受伤属于工伤范围。

各方观点及主要理由:

1、职工方申请工伤认定的主要理由:

本案中职工叶某认为受伤情形经过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收尾性工作受到的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2、用人单位认为不是工伤的主要理由:

(1)非工作时间。叶某已经下班,不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不在其本人的工作范围内。

(2)个人行为受伤。叶某是个人过失行为所致,而不是履行工作职责中受伤。

3、工伤认定机构认定为工伤的主要理由:

受伤原因与工作有关。经调查核实,叶某受伤原因是在下班后与同事去更衣室换衣服途中不慎摔伤所致,认为与工作有关,并具有关联性,其受伤的情况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认定工伤范围,决定认定为工伤。

4、上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复议认定工伤的理由:

用人单位对工伤认定机构的工伤认定结论不服,向上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行政复议,上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复议后认为受伤与工作有关。叶某受伤时因工作结束下班后在去更衣室换衣服途中摔伤,与工作具有关联性,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维持了该工伤认定结论。

5、一审、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工伤认定的理由:

用人单位对上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向当地人民法院进行了上诉,法院认为,叶某受伤是在下班后去更衣室换衣服途中摔伤,虽然不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但是在工作场所内是与工作有连续性,属于收尾性工作,属于工作的范畴,适用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认定工伤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

用人单位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又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决同一审法院。

处理结果:

法院最终判决结果维持了对叶某的工伤认定决定,本案完结。

启示与思考:

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对《工伤保险条例》的理解和适用问题。通过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条款的内容,结合本案案情分析:案情介绍中“2009年2月5日17时30分,下班后与工友一同到更衣室换衣服,在去更衣室的途中,叶某不慎摔伤右臂”。从描述的情形看,符合条例中“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的规定,与条例中“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实质含义相符,所以其受到的伤害适用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中的描述情形,被认定为工伤。

从工伤认定三要素“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履行工作职责”分析,本案叶某受伤属于符合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要求,属于收尾性工作,与工作有连续性,属于工作的范畴,因而被认定为工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