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后在工作场所内突发疾病死亡 能否视同工伤?
发布时间:2018-07-25来源:智慧青岛

案情简介:

魏某系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职工,在单位从事保洁工作。2011年4月29日13时30分许,魏某在与同事饮酒后到单位正常上班。当日晚上下班后,魏某未按时回家,其家属遍寻不获。2011年4月30日早晨,魏某被同事发现在其工作的广场花坛内已死亡,经法医鉴定为猝死。2011年6月8日,法医对魏某进行了毒物检验,但在送检的魏某血液中未检出乙醇及常见毒物。

魏某家属就魏某突发疾病死亡提起了工伤认定申请,认为魏某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因突发疾病导致死亡。用人单位则认为魏某系醉酒导致死亡,但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

当地工伤认定机构经调查核实,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魏某系因醉酒导致死亡,依法认定魏某为视同工伤(因工死亡)。用人单位对该决定不服,提起行政复议,仍然认为魏某系醉酒导致死亡。案经当地市政府法制办复议,维持了该工伤认定决定。

争议焦点:

如何判断职工是否因醉酒导致死亡,对工伤认定证据如何判断。

用人单位认为魏某系因醉酒导致死亡,不能认定为视同工伤(因工死亡)。职工家属认为魏某虽饮酒后上班,但饮酒不多,不能达到醉酒状态,因此不是因醉酒导致死亡,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因工死亡)。公安部门未及时对魏某血液进行检测,以致一个多月后无法检测出酒精含量,这一程序本身存在瑕疵,对认定结果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各方观点及主要理由:

1、职工家属申请工伤认定的主要理由:

(1)本案中职工家属认为魏某死亡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以视同工伤。”

(2)公安部门对魏某的血液检测结果为不含乙醇及常见毒物,也无其他证据能够证明魏某系醉酒导致死亡,因此魏某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因工死亡)。

2、用人单位认为不是工伤的主要理由:

(1)魏某系酒后上班。魏某上班前与同事饮酒,这一行为客观存在,公安笔录中也有明确记载,家属方对此也不否认。

(2)魏某酒精检测结论不能作为认定依据。公安部门未及时对魏某血液进行检测,以致一个多月后无法检测出酒精含量,这一程序本身存在瑕疵。这种检测结论不能客观反映真实情况,因此不能作为认定工伤的依据。

3、当地工伤认定机构认定为工伤的主要理由:

(1)举证责任归于用人单位。经调查核实,魏某确系酒后上岗工作,但公安部门对魏某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未检出乙醇及常见毒物,因此可以排除醉酒的可能。用人单位不能提供证据证明魏某系醉酒导致死亡,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2)对现有证据的判断。本案中,公安机关对有关当事人所作的调查笔录可以证明魏某系酒后开始工作,但不能证明魏某醉酒。公安机关对魏某的血液检测结果具有法律效力,除非该结果经法定程序予以撤销。

4、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复议认定工伤的理由:

用人单位对当地工伤认定机构的认定结论不服,向当地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当地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经复议后认为,用人单位不能提供证据证明魏某系醉酒导致死亡,对其主张不予支持。魏某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因突发疾病导致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视同工伤(因工死亡)。

处理结果:

市政府法制办最终复议结果维持了对魏某的工伤认定决定。

启示与思考:

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对证据的判断和举证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即工伤认定适用的是举证责任归于单位的原则,这一规定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处于弱势地位的职工一方的合法权益。在用人单位不能提供支持其主张的证据或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其主张的,可以根据职工方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本案中,魏某平时有吃饭饮酒的习惯,但饮酒不代表就是醉酒。魏某酒后上岗,之后独自一人工作,下班后未按时回家,再到次日被发现猝死,都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其系因醉酒导致死亡。

同时,本案涉及到证据效力确认的问题。本案之所以存在争议,主要是因公安部门对魏某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为未检出乙醇及常见毒物。这一检测报告一经作出即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即使其检测过程存在瑕疵。用人单位认为该检测报告不能反映真实情况,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已不能举证推翻这一检测结果,因此该检测报告仍然有效。